SPAINXY-

Even I appreciate a fairy tale ending,
Family politics,
Over-cooked meat,
Monogamy.
What's not to love?

Daily Time ( 1 )

标题:Daily Tim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肖根

等级:全员向

特殊题材警告:无


由于太想看肖根的日常了,简单的突突人调调情牵牵小手亲个小嘴就觉得好暖啊。主要是对她俩感情的看法和一些描写,(第一次写文,真的好困难,文笔不太好,勿喜轻喷)有的时候自己给自己产粮也是不错的选择。总会做一些事来表达自己对自己萌的cp的爱啊。


主要脑洞来自于507里最后那段去立陶宛的那段话,加一点...不多说了> <

结尾会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尾,大家想看的可以持续关注,谢谢大家。


正文分割线

----------------------------------


1.

      和往常一样,Shaw一大早就走到那间餐厅,点了一份香蕉巧克力碎的煎饼,看着电视上无聊的新闻,顺势翻了一个白眼,“New yokers”。纽约城最近安静的出奇,犯罪率也没有以往的高,虽说撒玛利亚人被消灭了,但是纽约城的犯罪还是有,只不过现在比它存在的时候要低得多,特别是现在这种连续好多天都没有一个犯罪案例的时间段,这让小分队显得特别无聊,尤其是Shaw,因为那个每天来烦她的高高瘦瘦的黑客已经有15天没有给她消息了。她似乎有点想她。

      Shaw低着头大口的吃着她的煎饼,好像永远都不嫌多,比起香蕉巧克力碎她更想念和那个高个女人一起在St.Louis吃的牛排。她回味着牛排的美味,但她摇了摇头,其实最想念的还是她的Root。

      想念归想念,但一想起15天前的那个晚上自己愚蠢到爆的行为气走了Root她就愤怒的用叉子狠狠的戳了一下餐桌,明明是Root总逼着自己做一些奇怪的事,可自己在对感情这方面的处理的确逊到爆,平时外表冷酷技能满分的矮个特工却在这个时候完全无措,拿在手上的叉子越来越狠的划着餐桌。

    “嘿,你再这么划下去桌子迟早会塌掉,你的薪水里可不包括赔偿餐厅的桌子这一份。”这时Reese突然一把按住了几近抓狂的矮个女人的手,Shaw无奈的把叉子扔到一旁,朝着对面的柔情铁汉翻了一个白眼。

    “我才不在乎那点工资,一餐上等的牛排就没有了。我们有新号码了吗?”

    “可以这么说,”Reese在Shaw的对面坐了下来,“但是这次的任务有点特别,Finch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只能你一个人去。”Shaw接过John递给她的号码的个人信息文件夹,这个时候Shaw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Finch的声音。

     “早上好,Ms.Shaw。我想Mr.Reese已经告诉你这次任务的目标了吧。由于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都联系不上Ms.Groves,然而The Machine又需要一个女性的掩护身份,所以只能祈求你的帮忙了。对了,如果你又任何关于Ms.Groves的消息麻烦告诉我一声,地铁站的工作需要她的帮忙。”

     “你们俩总是同时出现啊,但一般都没什么好事给我。再说了,Finch,那个疯女人自己走掉了,都没有给消息我,我为什么要有她的消息,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才懒得接她的活。”现在的Shaw一听到那个高挑女人的名字就莫名的来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极其的想听到她的消息。

     “Oh,Ms.Shaw,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争执,但是这次的任务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也许回来了我会帮你报销那个毁坏的餐桌的费用,还有Beatrice Lillie的三明治。”

       那一端的Finch慢慢的坐到电脑前品了一口John一大早给他带的煎绿茶,还不忘给了Bear一块早餐饼干,“Have a nice day,Ms.Shaw。”餐厅里的Shaw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还不忘翻一个白眼,然后挂断了Harold的电话,她果然对那些她喜爱的食物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Finch总是喜欢拿着一套来笼络我,再说一句我可不帮他找那个疯女人,我只是单纯的为了我的三明治。”Shaw接着大口的吃着她的煎饼。

    “你们又吵架了?”John轻轻的一笑,看着Shaw气鼓鼓的样子。

    “是她要求太多了。”Shaw突然朝着那位柔情铁汉吼了出来,周围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她渐渐的退回到了座位上,“我不知道她脑袋里除了那些枯燥的代码之外都装了些什么。对了,你还没跟我说是什么样的掩护身份。”

       Reese尴尬的笑了一下,“这次的号码,瓦西里,他父亲是泽马提加国家公园的园长。有一次受邀去参加一次芭蕾舞的表演,爱上了那次表现最出色的芭蕾舞女Miss.Durov,现在他们准备一起去瓦西里的家乡旅游,立陶宛的潘特利亚。所以你这次是去给他们俩当保镖的。”

    “什么?保镖?他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去雇保镖公司的四肢发达的男性废物们,干嘛偏要女保镖?”

    “你这话是不是把一些不该骂的人也骂了,”Reese似乎对Shaw的这番话有点不满,不过又继续对任务进行解释,“当时拿到号码说要保镖,本来以为我可以一个人完成这个任务,但瓦西里好像主要是给他的那个芭蕾舞女找保镖,可没想到这个瓦西里的女朋友的癖好还挺多,除了要是女性特工之外还有身高要求,这样一看好像你是最佳人选。”

       Shaw愤怒的瞪了Reese一眼,然后使劲的扣上了他给她的号码文件夹,“你也想像那个人的小女友一样嘲笑我?我难道长得不好吗?身高怎么了,我可是个特工。”

      “我可没嘲笑你,你长得挺好的,你只是需要多在你和Root的感情上下点功夫就好了,”Shaw听到这里朝着Reese又翻了个白眼,“这里是下午三点去立陶宛的机票,看来你能有一个很好的旅行了,记得给我寄明信片。”John说完冲着Shaw笑了笑起身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多想想自己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之后就离开了餐厅。Shaw顿了一顿,她想着John对她说的话,大概他们都是特工的原因,每一次Shaw和Reese都能很好的理解对方,因为像他们这种人,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单从表情就可以看出来腻端,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互相理解。Shaw习惯的翻了翻白眼,最后吃了一个煎饼,也起身离开了餐厅。

       Shaw一个人在纽约大街上闲逛,没有号码的这些日子里她似乎都是这么闲着打发时间的,除了闲逛就是找几家Harold给她推荐的餐厅去吃牛排,然后去Fusco的警局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案子可以帮帮他,顺便突突人。对于一天不碰枪就浑身不自在的矮个特工来说,这种清闲的出奇的日子实在不适合她,她想起和那个疯女人一起救号码拿枪突突人的日子,虽然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被Root的嘴炮给烦的恨不得给她脑袋上来一枪,但她真的好想念这些日子,似乎只有和Root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觉得舒服,才会觉得不那么无聊。

       Shaw走到公园的一条长凳旁坐了下来,想起15天前那个晚上自己和她的那场争论。


2.

      那天救完号码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五分,Reese护送他们家那位眼镜宅客回地铁站,Shaw径直会到了自己的公寓,刚准备关上门,就被一股力量给挡住了。

     “Hey,sweeite,刚刚在干掉那个黑帮前,你跟我说干完这一场就和我一起度蜜月是真的吗?”Root依靠在门边,带着挑逗的语气质问着Shaw。

      “我那是为了阻止你不要把那群人全部给打死了,打打膝盖就好,Fusco已经带着第八分局准备来抓他们了,你还不停的说着奇怪的什么理论,说一些我懒得去听懂的话,”Shaw放开手里的门放Root进来,看都没有看那个高个女人一眼,直接走向自己的床,“再说,你之前一直在吵着要和我一起干这干那都没干,简直烦死了,我为了让你闭嘴就只好这么说咯。”

      “我知道你一定也这么想过的,Sameen,不然你怎么会开始看起旅游杂志了。”Root一遍说这一边拿起Shaw背身枕头边的几本环球旅游杂志翻了翻。

       Shaw立刻起身从Root手里夺过杂志,低吼道:“每天除了纽约就是华盛顿,两个无聊到透顶的城市,难道我就不能看一下其他的地方了吗?”她将杂志扔到一边,又侧身背对着Root躺在了床上。

       “当然可以,”Root一边说着一边爬上了Shaw的床,伸出右手环过Shaw的腰间,捋着她前额散乱的头发,缓慢的将脸凑到已闭上眼睛准备入睡的Shaw的耳根,压低自己的声线,微微地笑着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爱我。”Root性感的声音在Shaw的耳边回荡着,使得她整个身体紧绷了起来,她立刻睁开了眼,静静的看着前方的窗户,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爱,这个冷酷的矮个特工从来不碰的字,却在她和那个高挑的黑客之间慢慢浮现,但她的第二重人格障碍使得她自己不知道如何正确的来面对Root对她的每一次表白,她也无法用正确的方式来去回应她的这种爱,更加令她困扰的事,她是否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整天到处疯来疯去的性感黑客。

      Root的右手仍然在Shaw的额头上左右来回抚摸着,看着她亲爱的Sameen半天没有什么反应,Root将右手慢慢的顺着Shaw的右臂的肌肉曲线划下去,又用她那温柔而满是荷尔蒙性质的声音在Shaw的耳畔旁说道:“我爱死你的肌肉了。”Shaw终于受不了Root这般无趣的挑逗,甩开了Root逗留在她腹肌上不安份的手,坐起身对Root说道: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困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度蜜月的事只是我随口一说,好吧,那只是为了让你不烦我。”Shaw边说着边从窗户前面的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倒在杯子里大口喝了下去。

       “我知道你想和我在一起,不然你怎么每天给我打十几通电话问我有没有号码而不是去问Harry,而且自从上次我跟你提过一些你没有去过的地方后你也一直在问我那些地方怎么样,最重要的是,”Root说着说着突然走到站在窗户面前喝着酒的Shaw的背后,双手从背后将她心爱的矮个特工紧紧的抱住,一口从Shaw的左侧脖颈处咬下,说道,“你上次对我说的表白我可记得一清二楚呢。”Shaw没有进行反抗,因为她上次的确在Root重伤时对她表了白,虽然说的很烂,没想到那个高个女人到现在还记得,而且还一直拿来说事。Root的手又开始不听话了,两只手在Shaw的腰间不断的游走,她的双唇从脖颈游离到Shaw的脸颊,左手下移到此时已经不知道如何反驳的特工的臀部。Shaw也许知道Root现在很想来一场激烈的性爱,但是她满脑子里都是自己对她的爱的思考,那种真正的爱,想着自己到底值不值得Root对她有这种强烈的爱意,况且Shaw的身体也万分疲惫了。

       “对不起,Root,我现在不想做,”Shaw抵抗住了Root的诱惑,“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我们之间的感情,说到爱,我有人格障碍,我感受不到,我觉得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或者说,这样爱我,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你。”

       “很简单,你只用回答我,你爱我吗?”Root对于Shaw的这种抵触感觉到非常的困惑,虽然她们平时总有那么几场天雷地火般关于爱的激烈对战,而Shaw每一次都做的非常出色,而今天的Shaw格外反常,甚至有点不像Root平时所认识的那个Sameen,她没有再对她进行引诱,只是冷漠而决绝的问着她面前的那个矮个女人。


评论 ( 6 )
热度 ( 56 )
  1. 赤兔少年SPAINXY- 转载了此文字

© SPAINXY- | Powered by LOFTER